1. <dl id='qm1oa'></dl>
      <span id='qm1oa'></span>

        1. <fieldset id='qm1oa'></fieldset>
        2. <tr id='qm1oa'><strong id='qm1oa'></strong><small id='qm1oa'></small><button id='qm1oa'></button><li id='qm1oa'><noscript id='qm1oa'><big id='qm1oa'></big><dt id='qm1oa'></dt></noscript></li></tr><ol id='qm1oa'><table id='qm1oa'><blockquote id='qm1oa'><tbody id='qm1o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m1oa'></u><kbd id='qm1oa'><kbd id='qm1oa'></kbd></kbd>
        3. <i id='qm1oa'></i>

          <acronym id='qm1oa'><em id='qm1oa'></em><td id='qm1oa'><div id='qm1oa'></div></td></acronym><address id='qm1oa'><big id='qm1oa'><big id='qm1oa'></big><legend id='qm1oa'></legend></big></address>

          <code id='qm1oa'><strong id='qm1oa'></strong></code>
          <ins id='qm1oa'></ins>

            <i id='qm1oa'><div id='qm1oa'><ins id='qm1oa'></ins></div></i>

            星探丨騰訊加速整合閱文 鞏固IP改編“鐵三角”

            • 时间:
            • 浏览:35

            馬瘦毛長蹄子肥,兒子偷爹不算賊,大傢好,這裡是小編兼段子手。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讀讀最新資訊放松一下。不讓大傢久等瞭,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

            原創 壹娛觀察編輯部 壹娛觀察

            文/大娛樂傢

            一夜之間,網文圈大變局,閱文獲得“新生”,吳文輝榮休,程武入場。

            4月27日晚間,閱文集團對外發佈公告宣佈管理團隊調整。現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吳文輝先生和梁曉東先生、總裁商學松先生、高級副總裁林庭鋒先生等部分高管團隊成員榮退,辭任目前管理職務。

            之後吳文輝將調任非執行董事和董事會副主席,梁曉東和其他高管將會擔任集團顧問,助力管理團隊的平穩過渡,持續支持閱文的戰略發展。

            同時,董事會委任現任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先生出任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和執行董事,騰訊平臺與內容事業群副總裁侯曉楠先生出任閱文集團總裁和執行董事,推動閱文深度聯動騰訊和行業夥伴,邁向全新的發展階段。

            事實上,在27日下午就已經出現瞭閱文管理層變動的傳言,受此消息影響,閱文集團股價持續走高。截至收盤,報收31.7港元每股,漲幅5.14%,傳言最終成為瞭現實,而資本市場則選擇瞭以尾盤收漲給予回應。

            ▲ 閱文集團股價

            此番騰訊影業CEO程武接棒,或許才是真正拉開將閱文向騰訊的新文創戰略深度融入的序幕。

            “IP金礦”的閱文需要進一步產業鏈整合

            想在“退休”之後,找個海邊安靜的看書的吳文輝大概在2003創辦起點中文網時也不會想到,當時那個匯聚網絡文學愛好者的據點會在18年後成長為擁有1220萬部作品儲備,810萬名創作者,覆蓋200多種內容品類的國內網絡文學巨頭。

            如果穿透互聯網行業快速發展迭代所帶來層層泡沫,在起點中文網創立之初,吳文輝公開提出的那套以“VIP閱讀收費”為核心的商業化策略,可以說相當超前但卻又是可行的,當時付費閱讀開始僅僅一年,起點中文網便擁有註冊會員100萬人,作者團隊達2萬人,月均盈利額超過10萬元。

            而“付費閱讀”這一核心概念也一直貫穿之後不論是盛大文學或是騰訊文學直到如今的閱文集團。

            但顯然隨著互聯網娛樂越發從靜態文字閱讀向動態影視加速轉向,對於閱文來說,僅僅依靠多年以來積累下來的龐大作者資源與讀者基礎已經無法單純適應這個時代。

            根據閱文2019年財報,公司月付費用戶從2018年1080萬下滑至980萬,這一數字連續三年下滑,付費比率由5.1%降至4.5%。

            與此同時,市場上快速湧現出一大批免費閱讀玩傢,趣頭條的米讀小說、WIFI萬能鑰匙的連尚讀書、背靠百度的七貓免費小說,更引人註意的自然是四面出擊的字節跳動也拿出瞭一款番茄小說加入亂戰。

            付費閱讀用戶持續下滑,免費閱讀市場卻新玩傢不斷,這樣的趨勢都讓閱文面臨瞭不小的挑戰,同時也推出一款名為“飛讀”的產品進行防禦。

            不過換一個角度來說,網絡文學市場本身就並非一塊多麼大的蛋糕,根據第三方機構FrostSullivan的估計,2017年網絡文學付費規模大約為63億元;而北京市委宣傳部同期的估算大約是90億元。而同期,國內影視與遊戲行業的市場規模達到瞭5400億,是網絡文學市場的60—80倍。

            因此過於糾結網文是否需要繼續堅持付費並沒有太大價值,而關於這個問題,昨日程武在履新後在內部郵件中明確表示,將在保持、鞏固既有付費閱讀模式的基礎上,整合閱文旗下多個產品平臺與騰訊豐富的產品平臺和流量優勢,幫助創作者與用戶建立更強的連接紐帶。雖然視頻平臺都在追求付費用戶,但文字內容與影視內容顯然有著天然的不同,因為就如今的產業鏈來說,文字僅僅隻是開端,而終端是影視或遊戲。

            顯然閱文在幾年中意識到網絡文學市場有天花板,更重要的是需要將版權通過影視、遊戲等方式來進一步變現。

            盡管從2016年就開始瞭IP向影視、遊戲改編的進程,但顯然這個進展並未如預期那般順利,前兩年,閱文將60部網文改編權授予合作夥伴,例如電視劇《武動乾坤》、《扶搖》;網劇《萌妻食神》;動畫《全職高手》、《鬥破蒼穹》;漫畫《修真聊天群》等等。但根據2018年半年報這部分收入僅僅3.17億,占總收入比重14%,顯然閱文轉化版權的付出與最終的收入是不成正比的。

            ▲ 《武動乾坤》海報

            最終為瞭加強將IP向影視轉化的能力,閱文以較高溢價收購瞭前幾年屢屢打造出影視爆款的新麗傳媒,最終形成瞭閱文的IP供應、新麗的IP改編與制作、騰訊多渠道的分發以及向遊戲的轉化。

            不過即便是這樣理想的產業鏈組合依然還需要進一步的整合。從這幾年的產出來看,閱文作為IP源頭完全有能力提供獨傢的IP資源,但持續的轉化輸出卻非一日之功。

            《慶餘年》成功背後,IP改編“閱文+騰訊影業+新麗”鐵三角的雛形初現

            在吳文輝的內部公開信中,他提到瞭程武對網絡文學以及《慶餘年》原著小說的熱愛,“Edward(程武)的泛娛樂和新文創思維和戰略執行力,無論是對於閱文和騰訊整體業務的有機聯動,還是對於行業的變革,都起到瞭關鍵的推動作用,《慶餘年》等優秀案例正是共同創造、緊密協作的成果。”

            在經歷瞭2017和2018兩年中熱門網文IP影視化作品頻頻不及預期之後,不論是市場還是觀眾對於網文IP改編作品都已經心有戚戚,直到去年年底《慶餘年》的出現才讓這種整體的低預期有所改觀。

            這部作品無疑是2019年最受歡迎的人氣劇集之一,其在騰訊視頻的播放量沖破80億,作為國產網劇的豆瓣開分8.0,並且還激發瞭更多非書迷對原著小說的興趣,讓該小說在完結十餘年後重登暢銷榜榜首,收獲350萬次推薦及60餘萬次打賞。

            事實上這才是一次成功的IP改編應該出現的效果,網文IP從文字轉化成為影視內容,憑借優質影視化的強大號召力,又對原著內容形成瞭正向反饋,並可能進一步促進衍生內容的開發,目前根據相關信息,《慶餘年》的遊戲已經同步開發並開始預約。

            這也正是常年被國內娛樂公司青睞的“迪士尼模式”的核心所在,而最重要也最關鍵的便是謹慎且用心的改編。

            之前的一度被認為“IP改編失效”的主要原因,急功近利當然是整個行業的大環境所致,但回到創作本身,之前大部分IP的創作者和平臺不具備話語權,較少參與影視化,而買下版權的制作方對於原著精神的掌握容易停留在數據層面,因此最終的改編經常復制流量明星與熱門IP的結合這一套路,以此實現快速批量生產,最終的結果較難得到保證。

            而回歸到《慶餘年》的改編,作為一部在閱文平臺的經典作品《慶餘年》本身便擁有優質的原著。

            劇本改編則成為瞭關鍵,原著作者貓膩在今年一月初的“2019閱文原創文學風雲盛典”上透露,其非常滿意編劇的改編,從一開始,主創團隊包括主演張若昀就一直在與貓膩溝通,這些最終都轉化成瞭非常好的內容基礎。

            另一方面,新麗傳媒在劇集制作方面也始終保持著精品化的戰略,在《慶餘年》改編的過程中以影視作品質量為導向,嘗試更好地處理劇情和完善人物,在保持原著精神和合理改編之間尋找更好地融合。

            與此同時本身便是這部作品書迷的程武也深度參與瞭《慶餘年》的影視開發。早在《慶餘年》版權生效前一年,為瞭能更好地開發IP,程武就親自找到瞭前版權方深藍、華娛,溝通能共同開發。而在影視化改編過程中,騰訊影業一直作為攢局者和橋梁,負責全程管理及各出品方的總協調調度。

            ▲ 《慶餘年》劇照

            毫無疑問,《慶餘年》能夠最終呈現出其高品質的改編與制作以及分發,正是結合瞭騰訊影業、閱文集團和新麗傳媒各自的優勢,而隨著接下來騰訊影業與閱文以及新麗的進一步“結親”,這一“鐵三角”勢必將會形成更穩定和持續的IP改編內容輸出能力。

            正如程武在回復吳文輝的內部公開信中所描述的:“目前,文學IP已經成為新文創原創IP的源頭,我也將盡己所能,進一步推動閱文、新麗與影業、動漫、遊戲的協同,發揮影視作為IP超級放大器的價值,推動文學IP的跨領域開發。”

            對於程武的接棒,大摩、花旗、中信建投等一眾投行也表示看好,認為“騰訊管理層的入駐極大地提升瞭其對閱文的掌控力,無需質疑的是閱文將更深地與騰訊生態進行融合, 騰訊生態對閱文的進一步整合有望強化其產品價值,我們期待騰訊在影視、動漫及遊戲等領域 與閱文的進一步聯動,看好閱文的長期發展。”

            相信,不管是資本市場,還是文娛行業,都期待程武和團隊繼續發揮“鐵三角”的穩定勢能,打造更多的“《慶餘年》”。

            閱讀原文

            欲要知曉更多《騰訊加速整合閱文 鞏固IP改編“鐵三角”》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

            本文來源:娛樂 責任編輯: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