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zzjp0'><strong id='zzjp0'></strong></code>

<span id='zzjp0'></span>

        <i id='zzjp0'><div id='zzjp0'><ins id='zzjp0'></ins></div></i>
        <fieldset id='zzjp0'></fieldset>
        <i id='zzjp0'></i>

      1. <tr id='zzjp0'><strong id='zzjp0'></strong><small id='zzjp0'></small><button id='zzjp0'></button><li id='zzjp0'><noscript id='zzjp0'><big id='zzjp0'></big><dt id='zzjp0'></dt></noscript></li></tr><ol id='zzjp0'><table id='zzjp0'><blockquote id='zzjp0'><tbody id='zzjp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zjp0'></u><kbd id='zzjp0'><kbd id='zzjp0'></kbd></kbd>
      2. <acronym id='zzjp0'><em id='zzjp0'></em><td id='zzjp0'><div id='zzjp0'></div></td></acronym><address id='zzjp0'><big id='zzjp0'><big id='zzjp0'></big><legend id='zzjp0'></legend></big></address>
        <dl id='zzjp0'></dl>

          <ins id='zzjp0'></ins>
        1. 高雲翔無罪!聽他的代理律師和澳洲律師怎麼說

          • 时间:
          • 浏览:21

          大傢好,這裡是發現瞭最新新聞後突然囂張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不讓大傢久等瞭,下面馬上進入正題吧。

          新京報3月19日報道 拉鋸近兩年的高雲翔涉性侵一案終於出結果瞭!

          據澳洲媒體3月19日報道,歷時近兩年的高雲翔涉性侵案終於宣判。陪審團經過兩日的討論,認為高雲翔性侵案裡兩位嫌疑人高雲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

          據悉,法官當庭宣判高雲翔、王晶所有罪名不成立時,高雲翔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二人深深向陪審團鞠瞭一躬。

          網上曝光瞭一則高雲翔出庭的視頻,有人問高雲翔對庭審結果怎麼看,高雲翔先是搖頭,走遠後回頭面對記者采訪喊出一句“bullshit”。

          新京報記者采訪瞭澳洲華人律師行AHL法律沈寒冰律師,律師透露:

          高雲翔並非澳大利亞公民,他的刑事審判簽證在案件結束之後,也將不日過期,因此嚴格意義上,他應當盡快返回中國,或通過他國簽證前往第三國。

          據沈寒冰律師表示,高雲翔是以“Criminal Justice visa”(刑事審判簽證)在澳大利亞逗留。而該簽證的延續期與案件審理期同步;在案件結束後,該簽證便將不日過期。通常簽證會規定持有人在合理時間必須離開澳大利亞。

          “就目前情況而言,中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航班還沒有關閉,且澳大利亞總理隻是說澳洲公民不要離開本國。高雲翔並非澳洲公民,且案件已經結束,因此理論上講,他應該是立刻離境的。他唯一可以周旋的原因,也隻是機票沒有買到,行李還沒有收拾好,能不能多待一段時間。但通常最多也就延長3-5天。”

          當地時間3月17日,高雲翔現身澳洲法院。

          【對話澳洲華人律師】

          新京報:高雲翔、王晶被判無罪釋放,這個結果是預料當中嗎?

          沈寒冰:沒有出乎意料,司空見慣。坦率地講,澳大利亞的傢庭法裡,對女性的保護是比較凸顯的;但是在性侵案件當中,特別是熟人性侵案裡,受害人其實處於弱勢。特別是在被告有資源請到優秀的大律師時,天平的傾斜更加變得明顯,這一點我們不容置疑。高雲翔、王晶的律師團級別非常高,其中一位是英皇禦用的大律師,庭審經驗非常豐富,能力也相當出色。就目前這個案件呈現的證據和證詞而言,如果我坐在陪審團上,拋開一切,很公平的看這個案子,我這一票應該也會投無罪。

          新京報:此前第一任陪審團在終審時焦灼地探討瞭五天,都沒有達成一致。第二任陪審團為何一天半就做出瞭一致判決?

          沈寒冰:以我的經驗,這次疫情對很多人都造成瞭一定壓力,之前我們就預想到這次判決會非常快。由於整個大環境,大傢已經都沒有心思坐在法庭裡認真看、認真聽,或者更熱烈的討論瞭。

          由於英美法系的訴訟特點,需要讓陪審團成員來做決定,所以很多訴訟在某種程度而言,我們經常會說是“天意”。一些年紀比較大的資深澳洲律師,到瞭職業生涯的末尾,都會坦率承認這件事。所以當下這個案子結束如此之快,疫情肯定是扮演瞭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沒有疫情,陪審團可能會商議的時間更長。

          新京報:在最後一次法官總結梳理指控的庭審記錄中,法官提出法律上規定為“蓄意觸碰女當事人的胸部”,即便最輕的碰也構成蓄意觸碰;以及關於女當事人“是否允許”,法官強調同意可以是口頭上的,也可以是行為上的。女當事人不用表現出“咬人”或者“尖叫”等行為才證明其不同意等等。很多網友曾猜測主審法官或者案件結果會偏向女方。

          沈寒冰:陪審團的決定是很難控制的。他們並沒有專業法律知識,隻是普通平民,他們對這個案件的認知隻能通過控辯雙方的展示來做決定。所以澳洲的訴訟律師經常會說,訴訟結果非常難控制,因為陪審團12個人你永遠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抑或他們是否存在偏見。

          當地時間3月17日,高雲翔案重審完結,其現身澳洲法院。

          新京報:這個判決結果是否已是最終判決?檢方是否有可能上訴?

          沈寒冰:檢方是可以上訴的。但現在檢方想要上訴會面臨兩個問題,第一是檢方必須認真考慮這類案件是否值得上訴。高雲翔案從第一任陪審團解散到現在,相當於已經打瞭兩次瞭,才得到瞭一致的判決結果。第二是,檢方如果要上訴的話,這裡面還有一個技術問題,就是他們要說服法庭出一個命令,讓高雲翔在境內等待上訴。

          從我的經驗判斷,目前檢方拿到這個命令的可能性非常低。我預測估計1-2個星期,高雲翔會結束這邊的租房,把行李準備好,然後回到中國或者去第三國傢。所以如果我是這個案件的檢察官,我會建議不抗訴。這個案件都打瞭兩次瞭,即便再打第三次,翻案的可能性也很小。

          新京報:這個案件持續瞭近兩年,高雲翔無論是國內的事業、經濟、名譽都受到瞭極大的損失。如今無罪釋放,他是否有可能,或者有必要去起訴女方誹謗,追償經濟損失?

          沈寒冰:第一,從法律上來講,高雲翔沒有被定罪,跟他有沒有跟女方發生性關系,是兩件事。高雲翔案自始至終對於發生性關系,雙方都沒有否認,口交也屬於性關系范疇。大傢爭議的點隻是在於,女方是否同意發生。而這個案件中最復雜的在於,女方隻是刑事案件中的證人,原告是檢控方。高雲翔想要起訴,除非證明檢方是惡意起訴。我們律師行經營瞭26年,期間隻有兩次類似案例是成功讓檢方給我們的客戶賠償律師費的,是女當事人明確說,我不想起訴他,我是同意發生性關系的,但檢察官依然堅持起訴。還有一種情況就是,被告從第三人那邊拿到證詞,證明女受害人曾經跟別人說,自己是願意發生性關系的,也跟檢方說不應該起訴,但檢方卻執意繼續打。

          第二,高雲翔絕不可能去起訴女方誹謗。因為澳洲法律有相關規定,如果女受害人去警察局報案稱被強奸,即便講的全是假話,但隻要沒有在報上或者媒體上公開放照片說自己被某某強奸,就無法定性為誹謗。

          高雲翔此前現身澳洲庭審

          【對話高雲翔代理律師】

          該案歷時近兩年,對高雲翔的事業、經濟、名譽造成瞭嚴重的影響。對於高雲翔是否會起訴女方誹謗或誣陷,高雲翔案件代理人,藍朋事務所律師張起淮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還沒有考慮這個問題,“還自己的清白,恢復名聲,這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還沒有考慮。”

          自高雲翔深陷性侵風波後,由他出演的唐德影視公司投資的兩部電視劇也受到影響,其中《巴清傳》至今尚未播出。2019年4月4日,唐德影視以演出合同糾紛起訴高雲翔和董璇的公司。同年10月9日,唐德影視起訴高雲翔一案在京開庭,庭審過程中,唐德方承認高雲翔完成瞭拍片工作,但以高雲翔在澳洲無法完成配音,以及性侵、離婚等負面影響,廣電“四個絕不用”等理由,要求高雲翔退回一切因他而產生的費用,包括損失費、合同違約金、相關利息和訴訟費,約6000萬元人民幣。

          如今,高雲翔案以無罪釋放塵埃落定,該結果對於唐德訴訟案是否有影響?張起淮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巴清傳》無法播出,當時給出的原因是高雲翔違反瞭“四個絕不用”,“我們當時便強調,高雲翔不屬於‘四個絕不用’,廣電總局也沒有對高雲翔做出任何結論,所以法院把案件中止瞭。現在事實證明,廣電是正確的。”

          -----【高雲翔涉性侵案時間線梳理】-----

          2018年3月29日,驚爆在澳洲拍戲的高雲翔因涉性侵案被逮捕。據當時的澳洲媒體報道,報案的被性侵者口述稱當地時間周一,自己和高雲翔、以及一位名叫王晶(音譯Jing Wang)的男子住進位於The Rocks的香格裡拉酒店,遭受倆人襲擊性侵。

          隨後,就是漫長的拉鋸戰。

          從2018年3月29日曝出新聞開始,網上就充斥著各方信息,高雲翔的代理律師朱曉磊曾告訴新京報記者,在事件發生以後,網上的虛假信息太多。針對網上充斥的虛假信息,律師受托一直在做取證、致送刪撤函及備訴的工作。

          2018年4月5日,高雲翔和另一位被告王晶(音譯)視頻出席開庭。隨後,高雲翔工作室發佈聲明稱,“今天是首次提交保釋申請,檢方需要更多時間閱讀保釋申請資料,4月10日會就保釋申請事項再次開庭。”

          2018年4月10日,高雲翔涉性侵案在澳大利亞再次開庭。高雲翔通過視頻出庭,董璇在一群保鏢的保護下進入法庭。法庭上,高雲翔強烈否認任何指控,但經歷多次休庭和長達2個多小時的審理後,法官拒絕瞭其與王晶(音譯)的保釋請求,原因之一是澳大利亞和中國沒有引渡條款,一旦高雲翔和王晶被保釋回到中國,將很難被引渡。

          隨後高雲翔工作室快速發佈聲明,稱“對這一結果表示遺憾”,並強調高雲翔自始自終強烈否認任何指控,已委托律師盡快向最高院提出保釋申請。

          悉尼時間2018年6月28日,高雲翔案第二次保釋上訴聽證會開庭。據現場媒體透露,高雲翔身穿墨綠色囚服通過視頻出庭,庭上高雲翔的律師提交瞭一份視頻材料作為新證據,律師口述稱該視頻是3月26日殺青宴的錄像,錄像中王晶(音譯)和受害人曾在KTV裡有過多次親吻、擁抱等親密接觸。董璇也攜女兒“小酒窩”到場,並通過律師表示,願意與女兒搬到澳洲居住,直到案件審理結束,希望可以通過此舉,讓法庭減輕對高雲翔會回國的疑慮,為其爭取成功保釋。

          北京時間2018年6月29日,高雲翔涉嫌性侵一案在經過兩次保釋庭審之後,法官終於批準瞭高雲翔的保釋申請。據媒體透露,高雲翔的保釋金為300萬澳元(約1465萬元人民幣)。此外,高雲翔還需住在董璇所租的房子,每日向警局報到兩次,同時還要交出自己、母親和女兒的護照,不接近機場,不接觸受害人,也需佩戴電子監控設備。

          北京時間2018年9月20日,高雲翔涉性侵案第七審在澳洲開庭。高雲翔身著黑色西裝到達法院,墨鏡遮面一言不發。據現場媒體報道,兩名被告高雲翔、王晶(音譯)均要求啟動“初審”(committal hearing)程序程序,申請受害人出庭作證。此程序隻適用於重罪審理,通常是在法官與陪審團面前出示證據,以確定被告是否必須接受審判。本次庭審過程約20分鐘,但未提供更多證據。

          澳大利亞當地時間2018年12月7日,高雲翔身穿黑色西裝,在律師陪同下進入法庭。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高雲翔7項新的控罪被曝光,包括結夥嚴重猥褻、結夥嚴重性侵,剝奪受害者自由等。根據《新南威爾士刑法》,相關罪名最高量刑為7年或判罰無期徒刑。

          澳大利亞當地時間12月7日,悉尼,演員高雲翔身穿黑色西裝跟隨律師進入法庭。圖/視覺中國

          中國裁判文書網在2019年1月4日發佈裁定書顯示,唐德影視於2018年12月4日向法院請求對高雲翔和北京藝璇文化經紀有限公司名下價值共計6382.4萬元的財產采取保全措施。經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查,最終裁定查封、扣押或者凍結高雲翔、北京藝璇名下價值6382.4萬元的財產。

          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裁定書。

          北京時間2019年1月25日,高雲翔涉性侵案在澳洲地區法院正式庭審。根據檢方正式指控,高雲翔涉及兩項嚴重猥褻罪、五項夥同嚴重性侵、剝奪人身自由罪,最高刑期可達無期。庭上,高雲翔、王晶面對所有罪名指控均不認罪。

          2019年4月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上傳公告,正式受理電視劇《巴清傳》投資方唐德影視訴高雲翔及他與董璇的公司北京藝璇文化的演出合同糾紛一案。隨後,高雲翔發博道歉:

          2019年7月16日,新京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高雲翔與妻子董璇已在法院完成離婚訴訟,男方並未出庭。

          北京時間2019年10月21日,高雲翔涉性侵案在悉尼再次開庭,這是高雲翔與董璇離婚後首次現身。據悉法庭將遴選高雲翔案的12人陪審團,無論判定高雲翔是否有罪,都需要其中11人以上通過。隨後,控辯雙方將交叉質證,被害人也需作證。

          據“今日澳洲”報道,高雲翔涉性侵案2020年2月12日於悉尼地區法院舉行重審準備聽證會。高雲翔與王晶二人均未到場,由其律師代理出庭。據到場媒體報道,檢方已更換檢控官,且向法庭提交新起訴書,去掉瞭高雲翔嚴重限制人身自由指控。

          悉尼時間2月24日上午,高雲翔涉性侵案在唐寧地方法院重審開庭,高雲翔和律師一起出席聽證會。據知情人士透露,高雲翔案新的陪審團成員已出爐,8名男性,4名女性(兩名年紀偏大,兩名年輕),其中男女陪審員中各有一個亞裔面孔。

          當地時間2020年3月17日,據澳洲媒體報道,高雲翔涉嫌性侵案正式進入陪審團裁決階段。陪審團預計將於今日法官總結梳理指控之後,開始討論最終結果。

          2020年3月19日,高雲翔涉性侵一案終判,高雲翔、王晶二人無罪釋放。

          欲要知曉更多《高雲翔無罪!聽他的代理律師和澳洲律師怎麼說》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

          本文來源:娛樂 責任編輯:佚名